蔡一郎的部落格

Yilang's Blogger

心有多寬,世界就有多大

Published by Yi-Lang Tsai under on 上午2:07
投入資訊安全領域的這些年,有著不同以往的感動,今年也辦了幾件可以讓自己留存在記憶中的回憶,年輕時候磨練著自己的技術,一邊管著公司的網路、資訊系統、儲存設備等,每天繞著新的資訊技術學習,架設MRTG、配合FLASH製作樓層平面圖,瞭解每個座位的網路流量,有許多的創意都在摸索新技術的過程不斷的湧出,這段時期投入的是無窮的活力,每天都是新舊知識與技術的交雜,處理發生的問題,也得創造新的技術平台,做的是熟悉的資訊技術,因應工作的需求,管管系統與寫寫程式是每天的例行工作。

因對資訊安全事件頻傳,接著從調查局來進行資安事件調查起,對於資安的熱愛程度就開始有增無減,充滿著濃厚的興趣,近幾年來有感於工作環境能夠給予的資源有限,因此大膽的承接了幾個大型資安計畫,建置了台灣甚至是全球最大單一組織所建置最大規模的誘捕網路(Honeynet),以及協助教育部建置了台灣學術網路的資安維運中心,幾年下來也發掘了許多前所未知的資訊安全威脅,個人也很慶幸有機會看到整個台灣的網路安全現況,套句MIB所講的:「當我們仰望著星空時,有時候不知道一些事,也是一種幸福」。來自網路上的威脅與日俱增,只是在於有沒有能力看見,許多時候資訊安全是最後才會被考量到的,這也是不爭的事實,畢竟沒出事的時候,資安的投資倒真的是「無感」。

最近忙著公司計畫的事,也辦理了幾個資安會議,除了是擔負起國際資安組織在台灣的發展重任之外,最慶幸是辦了幾年的活動下來,人數每年都是倍數的成長,今年的HoneyCon會議已超過350人以上,而CSA APAC Congress在亞太總部的協助下,參加的人數整天下來也超過了500人以上,另外就是協助辦理會議的志工朋友,犧牲自己的休假,就是希望把資安會議辦好,不管是HoneyCon、CSA APAC Congress或是科技部資安計畫的成果研討會,三個不同主題與性質的會議,但是都有相同的企圖與目標,希望能夠喚起大家對於資訊安全的重視,也希望讓國際間可以看見台灣,而不是只在國內自己喊喊口號,自己騙自己一切是多麼的美好。

除了忙碌的處理資安事件之外,也秉持著當時投入寫作的初衷,希望把知識傳達給更多的人,平均一年超過30場次以上的演講,也成為每月跑攤行程的一部份,不同的場合為著相同的理由,圍繞著資安的主題,共同的學習與分析當下的資安問題,這個是最令人開心的事,因為有機會分享個人的心得,除了可以省思本身所學所知之外,也可以透過簡報資料或是教材的製作,學習一下新的知識或是瞭解新的工具軟體。抱持著心之所向,金石為開的想法,大膽的邀請產業界以及政府單位的協助,所幸這些單位都願意參與與協助這幾個資安會議的舉辦,並且給予實質的贊助,個人除了感激之外,還是感謝這些贊助商的友情支持,其中已不乏已連續支持四年的廠商,贊助商們熱情的支持讓主辦單位倍感溫馨,在今年又加入許多法人以及政府單位的支持,相信在國內推動資訊安全的活動,已逐漸受到重視,也期望明年能夠更擴大辦理。

研究人員與技術人員總是不善長於行政作業的,在不違反規定的前提下,做許多的考量往往是直接了當,並不會有額外的想像,不過這陣子從定期人員的離職規定到差勤的規定等等的事件,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莫不想像著這些處理的流程出了什麼問題,這些規定有什麼需要考量的,這些真的是隨時得因應行政單位的一個「想法」或是一個對於法規的「解讀」,得來個隨機應變才行,但是這些類型的人,大多是專注於自己的工作的,那有時間與心思真的去看看這些所謂的「規定」,寫的似是而非的文字,都需要經過解讀才能夠瞭解其中隱藏的涵意,這些技能偏偏又是這些類型的人最欠缺的,而當行政體系凌駕一切時,往往組織的運作就會出現問題了,而往往受到傷害的就是這群努力工作的研究人員與技術人員。

在職場上因為工作性質的不同,每個人或是不同的部門,對於事情的瞭解程度或是對於相同事情的看法,我想十之八九還是有所不同,經過十幾年來職場的考驗,現在個人的情緒也不如以往直烈,反而對於事情真相的反思,每件事都有正反兩個面向,相同的事情解讀的角度或是出發點的不同,所得到的結果就不盡相同,個人覺得最諷刺的,大多數的人對於工作的熱情是隨著年資而下降,往往幾年之後,早已忘記當時來面試時所展現的熱血與活力,舉足之間是充滿著如何的自信。

個人滿慶幸的是身旁總有一群熱愛資安的夥伴,不論是在公司內的團隊或是所連結的資訊安全社群,許多時候我們都有著共同的話題,那個網站有問題了?資料庫可以直接進入了?為什麼又是這個殭屍網路?那個IP實在是有夠扯的?今天又有新的漏洞了?你試了嗎?等等,這些對話常常就會出現在不同的地方,包括了郵件、社群、Line、Skype或是IRC上。

「心有多寬,世界就有多大」,是最近體悟滿深的一句話,許多時候在工作也好、待人處事也好,往往不自覺得會從個人的角度看事情,而所得到的結果充其量只能代表是由個人的經驗所產生的,有時候也真的在職場上遇過,真的有人換了個位置,就換了個腦袋,以往所熟悉的一夕之間變得如此的陌生,追逐權位利益,或是靠著抵損他人而獲得所謂的成就,這些人在我們的週遭並不難遇見,最可悲的是在成就之後的快感往往僅有九分十刻,一群在外打天下的戰士,被認可的成就竟不如整天待在公司內一天過一天,每天等著準時下班的員工,這個倒是真的很難想像,也許是另類的台灣奇蹟吧!

做人比做事難,隨著年紀的增長,這個體悟也更加的深切,許多時候內耗的殺傷力遠大於外患,所以個人就滿喜歡沒事看看管理類的書,就是希望不要犯了相同的錯誤,一個不留神可能就會對於目前工作的夥伴造成傷害,人的心思主導的外在的作為,不論所做的決定為何,都將影響到未來的發展,一件看似簡單的事,或是一句無心的話,都可能會影響著往後的發展。

許多人會選擇在適當的時候離開原本的職場,除了想要生活有些不同之外,有時候也是厭倦了當時的工作環境,或是看不見未來,如果人生無法看見或是預想自己的未來,這個套句資安的術語,就像是殭屍電腦一樣,無法擺脫中繼站的掌控,那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啊。

一時之間興起,隨筆散談...